遗落兽人界:第一百三十五章风鹰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苍曼大陆的另一端,有个四面环海的小岛叫利山崖。利山崖有一条蜿蜒的小溪,溪水缓缓流淌,清澈见底,卵石清洁如洗。小溪旁边有很多垂栮树,倒映在溪面上,栩栩如生。从叶缝中射来的一束束的阳光,将小溪照得粼光闪闪。

    清泽易正卷着裤腿在溪边翻着石头,嘴里嚷嚷着:怎么这块石头下面没有?看了看挂在自己衣服上的小木桶。桶里装有半桶水里面游着几只姆指长的白色小虾。

    仁科文躺在溪边石头上,嘴里叼着一根草,悠闲的看着碧蓝天空上那洁白无瑕的云,听到清泽易的声音,勾起了嘴角,暗自好笑。开口说:阿易,这白虾长得这么小,放进嘴里连味道都没尝到就没有了,捉不到我们就回去。

    不,我今天一定要多捉几只白虾,回去放到粉果饼里,味道可好了。清泽易看了眼仁科文不满起来,你躺在石头上做什么,快下来帮我捉白虾。

    清泽易陪着仁科文住在利山崖,这里四面环海,寒季也没有外面那么寒冷。仁科文的族人几乎全住在这里,岛上唯一的小溪里面生长有一种白色小虾,味道十分鲜美,只是太少稀少,不太好找。

    仁科文刚要起身,远处传来喵呜喵呜的声音,一只白色影子从林子里面飞快窜出来,扑在仁科文的身上。

    仁科文吐出嘴里的草根,抓住它举到眼前说:白团,你又长胖了,再这么下去。我都抱不动你了。

    白团不满的举着前肢晃了晃,喵呜的叫了两声,歪着脑袋,斜着眼看了看清泽易,再用前肢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仁科文立马笑起来了,揉着它毛茸茸的脑袋说:你还威胁上我,怎么不想吃海鱼了吗?

    白团立即讨好的伸出舌头舔着仁科文的脸,那样子说有好谄媚就有好谄媚,仁科文觉得痒用手护住脸,不让白团再舔了,从地上坐起来高声说:阿易,白团回来了,它肚子饿了,要我们去给它捉海鱼吃。

    清泽易瞧见一块圆嘟嘟的卵石,刚翻开时一条白影从石下窜过,那里逃。清泽易大喊一声,迅速伸出手捉住那个白影,拿在手里看了看,不错是只粗胖的白虾,高兴的放进身边挂着的木桶里,这才回头对仁科文说:白团这么爱吃海鱼,我们要是把它送回去,它就吃不到海鱼了,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不想送它走。

    仁科文抱着白团掂了掂说:你看你把白团养得这么胖,都没以前灵活可爱了。

    清泽易踩着溪边大石头,弯腰放下裤腿,从他怀里抢过白团,高举起来用脸蹭了蹭说:你知道什么,肥嘟嘟的白团才最可爱。

    我最喜欢白团了,你快点走,我们去给白团捉鱼吃。清泽易抱着白团,顺手解下小木桶递给仁科文。

    白团从清泽易的怀里挣扎出脑袋,裂着嘴得意的看着仁科文,仁科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心知清泽易一心想要个孩子,可一直没能如愿,便把全部的精神寄托在白团的身上,把白团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

    两人来到海边,白团高兴的从清泽易的怀里跳下来,蹦蹦跳跳的在白沙上面踩出脚印,玩的不亦乐乎。

    仁科文变成风鹰飞上天空,俯视着整个海面,清泽易在海滩上搜寻着被海水冲上岸,外形好看的海螺,想着回去时好送给自己的两个干儿子,听说送给倪落落的海螺在战场上破了虫人的音攻,可自己在这里找到好几个大海螺,吹来吹去也没见有什么异相,看来关键还是在精神力上面,可自己的精神力只有6级,真不知道倪落落是怎么修练进级那么快的?

    仁科文盘旋在海面上,用自己锐利的眼睛寻找着露出海面的海鱼,远远发现一条海鱼跃出海面,飞快向下方俯冲而去,灵活的双爪伸进海水中紧紧扣住海鱼,振翅向海摊上飞去。

    白团看见天空中的黑点,兴奋的停了下来,抬头冲黑点喵呜喵呜的叫,馋得不停吞口水,本来挺舍不得倪落落母子三人,不想跟清泽易来这里,谁知道来了后,才发现这里生长的海鱼,生吃最美味。

    仁科文将海鱼扔给白团,继续飞过去抓起清泽易扔到自己背上,带着她在海边兜风。

    清泽易看着下方壮丽宁静、碧蓝无边的大海。在眼光所能看到的远处,大海和淡蓝色的云天相连,岛上连绵的群山,在云雾中隐现着。海浪一层一层从远处轻盈地荡来,给白色沙滩勾勒出一道道花纹,使大海更加迷人。

    白团幸福地咬着海鱼,快步跳上沙滩中冒出的大石头上面,趴在石头上,微眯着眼睛,低头细细品尝着鲜美无比的海鱼,不时扭头吐出一口鱼刺来,明明海鱼最是美味,偏偏这儿的兽人都不爱吃。

    仁科文看着天色变暗,驮着清泽易和白团飞回自己的住处。风鹰族人全部集中住在岛中间一座插入云霄,雄姿奇伟的悬崖璧上面,悬崖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洞穴,中间最大的一处洞穴,即是风鹰族族长的住处,又是族中的议事厅。

    仁科文刚想飞进洞里,风鹰族族长维发利就挥着手,站在洞口高声喊:仁科文,这里有你的信。

    清泽易听见顿时兴奋起来,大声问:族长是谁写来的。

    是沧古桑传来的信。维发利舞着手中的信说。

    一定是倪落落写给我的信。清泽易非常肯定的说。

    仁科文飞进维发利的洞穴里,变成人身,恭敬的对族长说:每次都要麻烦族长帮我们带信回来。

    这次是我刚好有事出去,顺便把族人的信都带回来。族里的传统一向如此,你不用太客气。维发利非常欣赏仁科文,想让他当风鹰族的族长。

    转眼看见他怀里的胖胖的白团逗趣说:你又出去给它捉海鱼吃,它都被你们俩给宠坏了。

    白团委屈的喵呜两声,从仁科文的怀里跳下,自顾自的蹲在洞穴的火炉旁边,看了两眼火炉上炖煮着的异兽肉,缩着头闭着眼睛准备在这里小睡一下,只要吃得太饱就爱犯困。

    维发利走过去,蹲下身抚摸着白团的身上的毛,对它说:我这里煮有异兽肉,你想要吃吗?

    白团摇了摇头,准备继续闭眼睡觉,耳边传来清泽易的声音。真是太棒了!没想到倪落落这么牛,配制出生息药,还有兰姨吃了生息药都怀孕了。

    听到倪落落三个字,白团一下子有精神了,把头从身子里伸出来,瞧见清泽易正傻傻的咧嘴大笑。

    仁科文接过清泽易手上的信一看,倪落落在信上写着她和康科德如何配制出能增加半兽人怀孕机率的生息药,第一个吃过生息药的兰斯现在都已经怀孕了,她自己要照顾兰斯,顾不上草药地,让清泽易去沧古桑帮她照顾草药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