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三章:欲出手相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有证据?

    暂时尚未收集到有利证据,孙家老爷谋划已久,看似滴水不漏但也不是没可能。黑衣人抬头看了看坐于床前的华服少爷,接着说道:小的劝爷还是别插手这事。一来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不便于暴露身份,再则即使将证据交与两位姑娘,她们也没有能力与偌大的孙家分庭抗礼。

    华服少爷沉思了数秒,抬头望向窗外。就按你说的做吧,但证据仍需收集。夫人那边可有传话?

    没有,怕是这事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加上大夫人安插的眼线不少,几番交手我都没占便宜。

    你且注意行事,万事要小心。戏既然演了就做全套,也别让他们光做看戏的,入了戏才真正有意思。

    至于东阳,先暂且不动他,必要的时候还有用。

    话音刚落,黑子男子就从窗户一跃而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也好,至少她们不会有什么危险,若是自己出手相助,说不定会把她们拉入王府的纷争中来。她叫清兮,多好的名字,想来应该是个恬静的姑娘。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华服男子的思绪。

    爷,小的给您端茶来了。是百花楼的小二。

    进来吧。正好小爷我也渴了。一改前边冷漠的神态,转瞬间换了张嬉皮笑脸。

    小二一边倒茶一边说道:爷今个吃荤的还是吃素的呢?这素的近日楼里来了不少姑娘,个个都是美人胚子,比较难驯服,有些个还刚烈得很。荤的呢爷您懂的,保准把爷您伺候得美美的。小二一脸谄媚模样,眼睛直在华服少爷身上打转。这一看就是位多金的爷,不让多捞几笔休想出这门。

    小爷我就喜欢刚烈的,越刚烈的爷越喜欢,挑最漂亮的一个给爷送过来。小爷我开心了个个有赏!

    好嘞,保准让爷满意!

    杨家事情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卞城,梁家自然也有所耳闻。不过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却罕见。梁家老爷自然是不会出手相助芊芊母女,但是梁家少爷梁朝暮却是着急得不行,四面打听杨家母女和清兮的下落。

    少爷有消息了。听说杨府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杨家小姐芊芊表小姐清兮和杨府夫人三人。这杨府前些日子还红红火火的,怎么一夜之间就落魄了呢。听说她们三人去城北寻了处地方住下,盘缠也被下人们搜刮得差不多了,估计是苦不堪言。

    那可有打听到她们的具体住处?梁朝暮一听有消息,立马站了起来。

    尚未打听到。杨府夫人平日里得罪了不少人,哪有脸面在大白日里搬家的,自然是寻了个天黑的时辰偷偷离开杨府的。

    赶紧给我找,清兮和芊芊姑娘怎么能遭这样的罪,想想我就心疼。一打听到她们的下落赶紧汇报给我,不行,我也得出门去找找。梁朝暮是个说风就是雨的家伙,立马站起来就要往外冲。

    少爷不是我说你,你这前脚刚走,夫人准会后脚就跟上。你今天的书还没读完吧,也还没去给老夫人请安吧?若是让老爷知道你为了两个姑娘把书扔一边了,准又是一顿训。

    嗯,还是你想的周到,清风,你真是小爷身边最靠谱的人,行吧,那你赶紧去吧,一有消息赶紧汇报给我。

    清风走后梁朝暮在书桌前坐了下来,心里有事情牵挂着,怎么坐都不安生,更别提看书了。可是功课没完成,娘怎么会让自己出门呢?

    倘若我会轻功,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飞出去了;要是有金刚铁布衫也不错,什么家法伺候随便来;再或者点穴神功,谁拦我的路就把他定住。梁朝暮趴在书桌上碎碎念。可惜啊我什么都不会,连个街头卖艺的都比不上。瞪了一眼书桌上的书,气不打一处来。很明显我天生就不是一个舞文弄墨的料啊,要是爹能给我请个师傅,我一定能在战场上立大功光耀门楣。

    省省吧你,还光耀门楣。梁朝暮的娘亲梁夫人不知什么时候进到屋里来的。听了梁朝暮这席话好气又好笑。

    我问你,三十六计是哪三十六计?

    额,这个记不太清了。梁朝暮扶了扶额头。

    那孙子兵法你可知道?

    到时候再看呗!

    就你这样的还想去战场上扬名立功,你分得清敌友吗你。还不赶紧给我看书去,不然给你爹看到了家法伺候。

    我说亲娘诶,你就别再拿家法这个事儿说了,我都这么大个人了,能不能让你儿子好好活啦!

    你这个臭小子,没一天让你亲娘安生,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家伙呢。行了行了,有时间贫嘴还不如多看些书。

    又是书书书,您和爹就没想过让我习武吗?

    我自己生的儿子我还不知道?你要是那块料你爹早就送你去习武了。你就踏踏实实给我在这看书,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老天爷救命啊!

    此时百花楼里,一个黑影闪入一扇窗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