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一章:回眸一笑倾人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遇到这样的恶棍,我们就不能软弱,他们就是一帮欺软怕硬的家伙。芊芊义愤填膺地说着。

    好啦,人家人那么多。清兮瞪了芊芊一眼,示意她别说了。就在这时旁边的姑娘一下子把憋着的火宣泄了出来。

    你还是不是男人!长发姑娘气得脸通红。

    人家人那么多,双拳难抵四手,我能怎么办。男子脸垂着,但也不肯认错。

    以后来找我了!姑娘甩开芊芊和清兮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很多事情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如这卞城,看起来一切都挺和谐的,但早已暗波汹涌。这上人来人往的,天色也渐黑了,怕是还有更多见不得人的黑手正寻思着出来找点什么吃的。清兮想到这赶紧拉住芊芊的双手往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百花楼里的华服少爷虽在百花的簇拥之中,但身在曹营心在汉,想着刚刚见到的那个姑娘,似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现在不适合去思考这个问题,还有更大的事情等着自己做决定。

    七月的卞城景色最是秀美,郁郁葱葱的绿和清澈见底的河让卞城热闹了许多,来往的人群也络绎不绝。自然送别的人也不在少数。

    不过今年城南的河梁并非由此而热闹非凡。听闻城主春天命人在城南的河梁周围种满荷花,七月,正是荷花盛放的季节,百里外的城镇都有不少人前往卞城一睹荷塘芳容。

    敢问姑娘芳龄几何?今日一见如故,可否与小生同游这河梁?

    清兮回过身来,瞧见一白衣公子正一副谄媚模样等候自己答话。若没猜错,他便是卞城富甲一方梁府的小少爷。这样的富家子弟可不是寻常人家姑娘能招惹的,清兮急忙躲入迎面走来的人群中。

    梁府小少爷梁朝暮眉头一皱,一个巴掌挥在了随行手下脸上。你不是说小姑娘都是喜欢这样的男人吗?

    是的是的,奴才不敢说半句假话,少爷明鉴。随行一胖的快走样的随从一边说着,一边作势就要跪下去。

    行了,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还不快给我找!梁朝暮急得踮脚在人群里四处张望。

    少爷喜欢的是丰满的还是苗条的,清纯的还是那个柔得能掐出水来的?胖随从说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就是刚刚那个,快快快,找不着你们今天就别想吃晚饭了!梁朝暮一脚朝胖随从伺候过去,只见一团肉麻溜滚了起来,消失在人群里。

    河梁尽头,一处不起眼的林子后边传来一阵嬉戏打闹的声音。这里离城区极远,加上荷花到这里便开得稀稀落落的,所以鲜少有人前往,与靠近城区的那段河梁形成明显的差别,那嬉戏的声音怕是也惊扰到了这片荷的清修。

    我说清兮,你这桃花运也太好了吧,人家可是梁府的小少爷。同行的姑娘名为芊芊,一身白衣,长长的黑发垂过双臂,看似温文尔雅,但一张口就出卖了自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透着数不清的机灵。

    少拿我取笑了,那是人家没瞧见你。这样的世家子弟,能有几个是好的,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两人站在一起堪称一对璧人,不过清兮一身青色的衣服与周围的景相呼应,看起来更出众一些。挽了挽袖子,清兮便蹲下身想去玩弄靠近河岸的莲蓬。

    若是能嫁入梁府,也算是美事一桩,至少不用再吃苦了。当少奶奶,整日有人伺候,不好吗?

    你个小懒虫,平日里也没见干多少活,茜姨都快把你宠坏了。要我说啊,有多大能耐就享多大福,那梁府里的规矩可不是我们这种寻常人家姑娘能受得了的,就你这样,说话那么大声,还不得被掌嘴。

    吓得芊芊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这人一多卞城的街就开始拥堵起来,四面八方来的人摩肩接踵地挤在这街上,少不了起冲突。慌乱间卞城里涌进了些别有用心的人。

    少主,事情都办妥了。一神秘人压低帽檐,在街角的隐蔽处向一身着华服的男子低声耳语。

    好,你们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待神秘人消失在人海中后,那身着华服的男子一改前边严肃的表情,摇身一变,成了街头的浪荡子。手上的长扇一挥,划过身旁路过姑娘的长发,再用扇柄托起了姑娘的下巴,一顿打量。

    咂咂,这姑娘长得挺标志的,可惜不是小爷的菜。姑娘脸憋得通红。这少爷显然是富贵人家的浪荡公子,被一群肥头大耳的侍卫簇拥着,显然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不要碰我,走开!姑娘一把拍掉侍卫招呼过来的咸猪手,直向旁边同行的男子求助。可惜那男子是个贪生怕死的主,大气不敢出一个。

    爷,前边就是百花楼了,想要什么姑娘没有,何必在这姑娘身上浪费时间。一侍卫望着不远处热闹非凡的百花楼,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恨不得赶紧蹦过去。

    这一幕正巧被清兮看到了。清兮三步冲上去,一把推开那身着华服的男子,拽着姑娘的手就往前走去。

    嘿,有点意思,竟然敢推本小爷,给我站住!这话音刚落,围观的人不约而同围成了一堵人墙。

    也,算了算了,不跟这些小娘们一般见识。

    芊芊回头冲华服男子做了个鬼脸,然后被清兮一把拽到了人群中。那个鬼脸,似曾相识,应该是在哪里见过,但是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刚想试着去回想一下过去的事,头就跟要裂开一般疼得让人难以忍受。回过神来再想追过去,清兮一行人早就消失在人海中。

    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到底是什么事呢?为什么娘不肯跟我说。沉思的眉头刚挂到脸上,立马就松展开来,在一群侍卫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向百花楼走去。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消失在巷子尽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