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八章:成长(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举手之劳,公子不必客气。清兮接过**子,小心翼翼地为男子涂抹药膏。敢问公子为何会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并且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男子听了清兮的话愣了一下,转而笑着说:藏去那么偏僻的地方自然是不希望被人瞧见,能伤我这么重的当然是仇家。清兮也陪着笑了笑,心里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这样的事情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自己怎么就脱口问了出来呢。姑娘莫要见怪,只是这事牵涉甚广,姑娘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是呢是呢,公子今日状况甚好,那我就先出去了。清兮羞得想赶紧出去。

    姑娘请留步。姑娘莫嫌我多管闲事,姑娘和这家主人是何关系,为什么她们对你颐指气使的?

    我算是主人家的远方亲戚吧。与家人失散才借住到她们家的。人家供我吃喝,被人差遣自然不敢有什么怨言。

    若我说,这主人家也太过分了,姑娘为何不另寻出路呢?

    我也曾想过,但是既无手艺傍身,也没有贵人相助,实在是举步维艰。听公子这话,公子是否愿意相助!清兮激动得往前走了两步,双眼闪着光,直直地望着那公子。

    姑娘于我有救命之恩,若能帮助姑娘,自然是一百个愿意。男子顿了顿,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再隐藏身份。我是义王府的人,所干之事自然是为义王卖命了。想必姑娘也有所听闻,皇家争权夺势之事可比战场上要激烈得多。义王事事以百姓为重,满腹经纶,打小在军营里磨练,能文善武,早早就被封了王,却也因此被旁人眼红。

    清兮瞪大了双眼,这样的事情,只在戏文里见过。男子微笑着注释清兮的一举一动。

    若是清兮姑娘肯为义王办事,找到双亲那是迟早的事。

    我!我行吗?这皇家的事情,我一小女子有何能耐能当此大任。况且

    有何不可?正是因为姑娘底细清白才能当此大任。姑娘为义王做事就是为天下百姓做事,就是为天下百姓谋福祉!见男子说话声越来越大,清兮急忙吓得往外看,示意男子小声一些。

    你小声些,行行,以后我听公子的,但是具体需要我做什么呢?我也就只会点女红,做点小菜。说到这,清兮低下了头。

    姑娘以后叫我书风即可。同为义王做事,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书风嘴角扬起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又立马隐了去。城西我们有一间客栈,需要人经营,以后姑娘就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了。这客栈的用处自然是方便自己人,时间长了姑娘自然会懂。

    清兮一下子被这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晕了,久久回不过神来。刚刚还在寄人篱下,这会转身一变成了客栈的老板娘。

    这这,我真的行吗?

    姑娘不是还寻思着要寻找双亲吗?若是一直寄居在别人家里,做着这些下人才做的事,怕是这辈子都无望了。

    是啊,爹和娘现在怎么样了,在逃难路上怕是吃尽了苦头。想到这里,清兮用力地点了下头。

    数日后,书风公子地伤竟然好了七八分。后来一问才知道,那精致的**子里装的可是义王从宫里带出来的神药,对治疗皮肉伤有奇效,并且十分稀有,即使卞城这么繁华也定是找不出来一**的。

    书风公子口中的义王是个亲民体贴下属的好王爷,这么罕见的东西都给了属下用,跟着他定不会错。

    离开茜姨母女前,清兮向书风公子借了些银两,买了好些鱼肉蔬菜,十分铺张地准备了满满一大桌。不出清兮所料,惊呆了芊芊和茜姨。芊芊捂住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今日这菜式,怕是以前在杨府的时候也少能吃到,虽然味道可能比不上杨府当时的厨子做的,但清兮也还原了七八分,毕竟给芊芊母女做了那么长时间的菜。

    你这菜钱都从哪来的,说,是不是偷了我房里的!茜姨不由分说上来就是一顿训。

    清兮绕过茜姨走到桌前,拿起酒杯说道:这些日子多亏茜姨芊芊收留,我才不用流落街头,这份恩情,我清兮记心里了。说完将杯里的酒一口喝下,然后接着说道:多亏了茜姨这些日子的照顾,才有今天的我,这些日子在这吃的苦我都不会往心里去的,茜姨您放心。说完凑了过去朝茜姨微微一笑,笑得茜姨心里发毛。

    今日我就要离开这里了,这顿饭就当作是为我饯行了。他日相见,芊芊,我们依然是好姐妹。

    再将酒杯满上,一口下肚。嗓子眼和脸上都是火辣辣的,就像是浴火重生了一样。这样的日子再也不要过了,爹娘,等我!

    酒后,清兮狠狠地将杯子摔在了地上,拿起行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书风在前边等她。

    屋内静悄悄的,茜姨和芊芊被刚刚的一幕惊得久久回不过神来。

    许是因为清兮昨天撒手不管出去溜达了半天,让清兮和芊芊饿了肚子,所以今日茜姨对清兮的态度好了些,没因为昨天的事训她。看到清兮一早起来心情还不错,就急忙让清兮去准备吃的。

    厨房这种地方若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茜姨是绝对不会过去的。趁着茜姨芊芊没注意,清兮赶紧到偏房去看看昨天救的那男子,顺便给他带了点吃的。

    你还好吗?清兮悄悄推门进去。

    多谢姑娘相救,现在已经无碍了。男子用一只手将身体支撑着坐了起来,眉头微微一皱,瞬间又舒展开来,不让清兮看到。

    这已经是我能弄到的最好的食物了,你,就先将就着吃吧。清兮将盛着汤的碗放到男子面前,怪不好意思地退了两步。这碗里的汤几近清汤寡水,却已经是清兮能弄到的最好的食物了。今时不同往日,茜姨和芊芊吃的连当年杨府里佣人吃的都比不过,更别说自己了。

    没事,这伤看似吓人,但都是些皮外伤。我这有些药,涂抹不到的地方劳烦姑娘了。男子将一个十分精致的**子朝清兮递了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