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三十五章:不介意的话 来场师徒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师傅也拜过了,可否让我们进去了?芊芊大声说道。

    不行,我说过了,佛门净地,怎么能让你们这些衣衫不整的人进去。一说到这个,那人立马正经起来。不过我可以借给你们干净的衣服。

    那就多谢师傅了。清兮朝男子行了个礼。

    男子点了点头,示意清兮他们跟上。

    你干嘛对他那么客气,有备而来,这人明显不怀好意。芊芊轻声说道。

    目前并没什么对我们特别不利的事情,赶紧换了衣服把事情弄完就回去吧。在万福楼跟着醉月那么长时间,这些小把戏,清兮早就一眼看出来了。不说破也是不想那人尴尬,早些完事可以早点回去。

    接下来的事情都很顺利。唯一的瑕疵就是那人一直跟着,把芊芊弄得浑身不自然,就连清兮芊芊换回衣物准备乘车返回那人都一直跟着。

    姑娘就没什么要问我的?见清兮要走了,那男子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若是想说,自然会说的。清兮友好地笑了笑。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便开门见山吧。那人将扫帚放到一旁,整理了下衣服,然后正儿八经地说道:我,名为星辰,此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今日在此只是为再见姑娘一面。

    就知道你不怀好意!芊芊抢先在清兮面前说道。

    公子既是故意设的局,又何必弄脏我们的衣衫。清兮皮笑肉不笑。谁吃了一嘴灰能开心得起来。

    如今我可是你师傅。星辰笑了笑,接着说道:姑娘的比武招亲我也有所耳闻,特意从千里之外赶来。

    看似道貌岸然,实则是个伪君子。这笔账芊芊可不会轻易购销。有本事比武招亲的时候正大光明的露几手啊,在这里做这种小动作,真叫人笑话。

    看来这位姑娘对我意见大得很。

    在清兮将上马车的时候,星辰塞了张纸条给清兮,便离开了。

    清兮悄悄打开,一行极为俊秀的字笔挺地躺在那张纸条上:不介意的话,可否来场师徒恋?

    清兮的脸瞬间羞得通红,那人究竟是什么人,在何地方长大,说话竟这般直白。

    芊芊好奇地想要抢过那张纸条,被清兮一把拦住,委屈得直叫唤。

    这可不能给你看,你若看了定会笑话我。清兮赶紧将纸条收了起来。

    这话不说还好,说了之后芊芊更是想看。回去路上吵吵嚷嚷的,一片欢声笑语。

    弘源寺偏殿内,星辰正坐着,仔细手里的书籍。

    公子,一切准备妥当,我们也启程吧,指不定还能赶上清兮姑娘的马车。一粗壮大汉进了偏殿。

    不急,留点悬念才能勾人魂魄。星辰嘴角扬了扬,淡淡地说道。

    北风赶在冬天到来之前席卷了整个卞城,一夜之间树叶黄了,人们裹上了厚厚的外衣。

    照万福楼的惯例,换季是要去弘源寺祈福的,祈求新一季度能够万事顺利,生意兴隆。

    清兮和芊芊带了几个小厮,一行人坐上马车欢欢喜喜地往弘源寺走去。

    刚下马车,迎面扑鼻而来的灰尘和落叶弄得一行人全身都是,清兮和芊芊的妆发全都乱了。

    怎么回事!芊芊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大声喊道。

    掌柜的,是他在使坏!挥开迷了眼的灰尘清兮才慢慢睁开了眼,是一男子拿着长长的扫帚在扫地。

    这男子虽然身着弘源寺僧人外出时的便装,但显然他并不是弘源寺的人。一头乌黑的长发笔直地从他身侧垂下,每一根都长得很饱满的模样,仿佛仅一发丝就有千钧之力。见自己将灰尘撒了清兮芊芊满身,他停下了扫地的动作,微微行了个礼,说了声抱歉,接着转身继续扫地。

    这人怎么这样,明明是他弄了我们满身灰尘,竟然道个歉都没诚意。芊芊抱怨道。

    算了,醉月让我们早去早回。不与他计较。清兮见大家全身脏兮兮的,不想在这耽搁时间,尽早回去换掉这脏衣服才舒坦。

    怎知大家刚要踏入弘源寺就被那男子拦了下来。

    衣衫不整者禁止进入弘源寺。他冷冷地说道,将长扫帚一横,拦住了弘源寺的大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