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三十四章:打翻一口醋坛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往后几日,醉月要不就是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要不直接失踪。自那日聊天后,清兮便再也没见过醉月。

    这醉月失踪就失踪呗,还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了清兮。往日里,这万福楼里,清兮除了管理那个芙蓉红豆糕的摊子外,也就管管涨薪之类的闲事,算是个没有实权的掌柜的。突然一下子把所有的事情都丢过来,清兮忙得晕头转向。

    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清兮头疼的是义王爷那边的事。也是这几日,清兮才更加了解那位义王爷。

    原来那义王爷并非传闻中的那么简单,他觊觎皇位已久,不仅在万福楼后山的地下山庄里养了一大批士兵,与前朝不少达官贵人都有密切往来,甚至与关外的一些势力也颇有来往,可以说整个梁国半壁江山都是他的。这样的义王爷,太子和皇后娘娘都不是他的对手。

    自打那条大鱼现身,醉月便没法安心坐看事态发展了。趁着大家没注意偷偷跑去茜姨那报了名。

    怎么,你也要报名?茜姨一头雾水地看着醉月。

    这是自然,怎么,还不行吗?醉月一脸囧样地着脸看茜姨。本就是偷偷摸摸过来报名的,可不能让别人瞧见了。醉月赶紧去抢茜姨手里的报名单子。

    茜姨无可奈何地在小册子上加上了醉月的名字,趁醉月不注意,想拿黑笔把他名字划掉,结果不巧被醉月瞧见了。

    我说茜姨,您这也太不厚道了吧。醉月夺过茜姨手里的红笔,在他名字上画了个圈。

    您可别小瞧我,再怎么不济,我也在这万福楼干了很多年了,虽算不上豪门世家,但家底也是不少的好吧。

    啧啧啧。茜姨咂了咂嘴。行吧,就给你次机会。但是说实在的,茜姨也心疼你,就前边让人来报名的那位神秘公子,你能干得过人家吗?茜姨从一叠报名单子里找出了神秘公子的那张,在醉月面前抖了抖。你瞧瞧,方圆百里都是人家的土地,就这身家,咱们卞城谁能比得了,更别说是你。

    清兮怎么也是您的亲外甥女吧,万一那没露面的神秘公子是个糙老头子或者是个哪哪有问题的瘦弱小生呢?怎么能单看人家家底就把姑娘许配给人家的。醉月一把夺过茜姨手里的小册子翻阅起来。

    哟,城主家的公子也报名了。

    那可不是,人家胜算大着呢,有个当城主的爹。茜姨把那叠报名单子捧在手心里,像捧着个宝贝似的。就算没有那神秘公子,也还有城主家的少爷这只拦路虎,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不,我还偏就要一试。我就不信了,就城主家那只肥猪能比得过我。醉月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袖剑。

    我知道你们万福楼里的这些人,个个深藏不露,但是这次比武招亲,可不是只比武这么简单,武功再厉害,只是个粗人,那有什么用。茜姨将醉月手里的小册子拿了过来,安慰地拍了拍醉月的肩。

    又来了位穿着打扮一看就价格不菲的人,茜姨高兴得赶紧迎了过去。

    清兮并没有因为比武招亲的事情影响多少,照常每日忙着自己的事。醉月虽然表面上装作不在意,但背地里开始偷偷打听报名人的信息。

    若是有人胜出了,你真要嫁?醉月假装不在意地冲清兮说道。

    那能怎么办,这可关系到万福楼的名声,我能说作罢就作罢的吗?清兮头也没抬,毫不在意地说道。

    你怎么能这般轻视自己的婚姻大事,难道就丝毫不在乎自己到底会不会幸福吗?

    幸福?清兮抬起头看醉月。

    难道你从未想过吗?

    映像里的幸福是和爹娘在一起的时候。清兮顿了顿接着说道:若你说男女之事的话,我还真没想过。见惯了人间冷暖,亲兄弟尚且还会为家产勾心斗角,更何况是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但这关系到你未来一生跟谁度过。

    难道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互有所图吗?或图感情,或图钱财,或者像芊芊那样想有个家。

    那你呢?比武招亲来的人你根本就不了解,哪来的感情。图钱财吗?你不会。

    你怎知我不会。清兮放下手中的活站起来笑了笑。

    你不是那样的人。这样的说法醉月无法接受。

    我图早日找到我爹娘。清兮来到窗前,看着外边的天空,接着说道:也许其实他们早就不在了,我只是想在心里留一份念想,不愿接受现实罢了。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淌这趟浑水。

    也许只是因为我不想按部就班走所有女人要走的路。

    清兮突然转过身来,慢慢朝醉月凑了过去。突然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清兮一脸坏笑。

    少自恋,我只是随口问问。醉月仓皇离开了。

    有了那神秘公子报名,茜姨便没再那么热衷于收集新名单,开始策划起比武招亲大会的事情来。醉月心仪清兮这事只有茜姨知道,醉月便每日到茜姨这来报道诉说他的心事,也希望能有朝一日打动茜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