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三十七章:倾尽所有护你周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离开万福楼,用你的性命去换吗?清兮讽刺地笑了笑。在你眼里,我清兮是这样的人吗?

    我愿意!醉月大声说道。

    我不愿意!清兮顿了顿接着说:没有万福楼,你让我回去住那旧宅子吗?让我依然如从前那样过最下等人的生活,去伺候茜姨她们母女吗?

    至少你能保住性命。醉月语气弱了些。

    保住性命,没了追求,做一具丢了魂魄的活尸体吗?清兮背对着醉月,她不想让醉月看到自己发抖的双手,泪水几乎快要夺目而出。

    你放弃吧,牺牲你去换取我并不想要的生活,不划算。我不会有事的,我早就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清兮。

    醉月瘫坐在床上。无论自己多么不愿意,你依然活成了自己害怕的那个样子。

    清兮跟在书风公子身后进了醉月的房间。

    屋子里满是水汽,但没水声,想必醉月已经洗好澡了。

    听说醉月失踪了几日,刚刚回来了?书风公子并没有着急往里走,而是在外厅的椅子上坐下了。

    清兮想,虽然醉月并不如阿福听话,但却是个十分有法子的人。如今于王爷而言,醉月还有大用处,书风公子不至于会立马撕破脸皮,但警告却是少不了的。

    是的,刚回来没多久,怕是这会睡下了。清兮回话道。

    走,进去瞧瞧。书风起身往内屋走去。

    书风公子做事滴水不漏,刚刚明显是故意在外厅坐了会,给足了醉月准备的时间。

    三七瞧见书风公子和清兮走了进去,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醉月躺在床上睡得很沉,胡子已经剃掉了,发丝没精打采地垂在枕侧,脸色有些苍白。清兮过去替他将被角掖好,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冰凉的,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清兮想替他暖一下手,看到书风公子正打量着醉月,悄悄把手收了回来。

    醉月向来做事有分寸,今天怎么落到这般田地。书风公子轻声说道。

    不稀奇,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清兮想了想接着说道:许是遇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或是遭遇了贼人。

    若是这样以后别再让他一个人出去了,随便去阿福那讨个身子硬朗的小厮陪着也安全些。

    是。清兮不敢多说。这万福楼里有一个阿福就已经够了,如今还要安插一个时刻在醉月身边盯着,怕是日后没多少自由了。

    待他醒来了帮我传句话,就说我让他好生修养几日,已经不是小孩子家了,不能什么事情都由着性子来。书风公子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可有怪我将你带到这万福楼。书风公子突然凑了过来问清兮。

    不敢。清兮不敢直视书风公子,低着头小心翼翼回话道:只是清兮多少还是稚嫩了些,怕做不好差事辜负了公子的期望。

    你跟我说话不必那么小心翼翼,抬起头来。清兮僵硬地将头抬了起来,身子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你要记着,比武招亲玩玩即可,不能将真心付了去,不然我会吃醋的。书风公子坏坏地笑了笑。

    清兮有分寸,公子不必担心。

    书风公子笑着出了醉月房门。那笑声让清兮忍不住身子一颤,寒意袭来。

    待书风公子走远了,清兮赶紧去将房门关上,走到醉月床前挨着床坐了下来。只有在醉月面前才不用那么端着,才安心些。或许这世间,真正真心待自己的,怕是只有自己了。想到这,清兮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清兮的肩。

    我是不是吵到你了。清兮急忙站了起来。

    醉月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看着清兮的眼睛轻声说道:倾尽所有我也要护你周全。

    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我们都要好好的。清兮拿了件衣服给醉月披上。不就是比武招亲吗,你放心,我会没事的。

    可是那人,那人可是齐国二皇子的公子星辰,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一提这事醉月急了,立马坐直了身子,抓住了清兮的手。

    清兮从未与男子这么亲密过,想要把手收回来,却被醉月紧紧地抓在手心里,一下子羞红了脸。

    等等,你说他叫什么?清兮突然想起来,这名字,与弘源寺遇到的那人的一模一样。

    星辰,清兮,你们见过了,你们见过了是不是?醉月猛地抬起头看清兮,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