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十章:做你自己就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清兮扶了扶额头,今天怕是要被数落一天了。

    对了,我这又当管家又当师傅的,得让公子给我涨薪。今天得多买几件衣服犒劳犒劳自己。说完背着手往外走去。

    清兮和一众店里的伙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摊摊手,各自干自己的活去了。

    清兮跟在醉月身后一句话也不说,生怕自己一张嘴又要被数落。百般无聊赖,便轻声数起卞城的青石板来。

    一、二、三这石还没数到呢,醉月一个急刹车,清兮撞到了醉月背上。我说大哥,你走路不能好好走吗?急刹车很容易出车祸的。清兮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鼻子。

    你说你,好好的逛街,数什么一二三,要当掌柜了,赶紧复习数数吗?把爷的腰撞坏了你赔的起吗你!

    清兮回敬了个大白眼。

    你看前边那条街,到那了你离我远一点,那的店家可都认识我,让他们看到我身边跟着你这么个丫头,一定会笑话我的。

    哼,我还偏就要挨着你,怎么了?说着朝醉月凑了过去,吓得醉月急忙跳开。清兮得意地笑了笑,算是找着醉月的软肋了,嘿嘿。

    两人闹闹哄哄地往步行街走去,引得不少人围观感叹好一对璧人。每每这时醉月定会大声喊道:你们都看错了,她才不是我女朋友,我眼光好着呢!每每这时清兮心里会会飘过一句话,明明是你让我丢人好吗?谁乐意跟你逛街啊。

    醉月给清兮安排了住处,交代了几句后就离开了。据说清兮住的这间是整个万福楼最大的一间房,虽然装饰没有客房好,但也比当年杨府夫人的卧室好太多。屋里摆放了不少花草,也因此华贵中多了些雅致。

    担了掌柜的头衔,自然是要给掌柜的待遇,这些都在清兮意料之中,但接下来将要担起的重任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这清兮也知道。打点万福楼的事醉月最清楚,跟他撕破脸才是最下等的做法。

    第二日一早,清兮就来到厨房,将醉月的早餐端了给他送过去。让清兮没想到的是,仅隔一夜,大家竟然都知道她是新来的掌柜了,对她毕恭毕敬的,让清兮好不自然。这些人想必都跟醉月一样深藏不漏,随便拉出一个来怕是都比自己强。一路给人陪笑过去,感觉脸都僵硬掉了。

    清兮站在醉月房门外敲了好一会门,里边有动静,但就是没人应声。醉月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想到这清兮猛地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咦,没人!

    原本以为醉月的房间应该是华丽无比的,就跟他的穿着一样,没想到却是清新雅致的装扮,让人刮目相看。再往里走一段房门突然就关上了,吓了清兮好一跳,端着的食物也撒了一地。突然一股强劲的力将清兮带到窗边,就那么一瞬间,清兮被锁在了醉月怀里。清兮羞红了脸,用尽全身力想将醉月推开却完全是白费力气。这醉月衣衫不整,应该是刚醒没多久,清兮急忙用手捂住眼睛。

    哟清兮姑娘,你这反应可有些奇怪,我们万福楼没人是吃素的,入乡随俗可懂,要不要本公子教教你啊?说着将清兮往怀里揽了揽,吓得清兮直往窗边退缩。

    不用不用,这个就不用了,我今天是来请教如何打理万福楼的,书风公子说过要您好好教我的。半个身子都挪出窗外去了,清兮赶紧将书风搬了出来。

    好嘛好嘛,这个时候将书风搬出来真是扫兴。醉月一个转身顺手将床边的衣服扯了过来,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片刻间衣服就穿好了。看得清兮目瞪口呆。醉月又将身子探了过去,说道:这个姑娘可想学?一肚子坏水的模样。

    不想不想。清兮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你这白纸可白的真干净,都不知道叫人如何作画。醉月挥了下衣袖,招呼清兮过来给他梳理头发。清兮吞了吞唾沫,一咬牙撸起袖子操起梳子就准备开干。

    停停停,你这时准备打架呢还是准备谋杀我啊?梳个头发而已,至于这样吗?真是。

    我,我,那我要怎样做,请公子指点。清兮走到醉月面前,一脸渴求的模样,就差鞠个躬了。这举动把醉月给逗得哈哈大笑。

    虽说万福楼的客人都来自天南地北,并且没有些小能耐小脾气的人是不会进咱们万福楼的,但是像我这样八面玲珑的人,咱们万福楼一个就够了。说到这,醉月得意洋洋地扬了扬嘴角,然后接着说道:你吧,就还是做你自己好了。

    公子说的,清兮不是太明白,还请公子明示。

    这公子公子地叫着,你可还记得前边直呼小的大名呢。醉月这人看着尖酸刻薄,但实际上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

    论资谈辈当然公子才是这万福楼真正的掌事啊,我也就担个虚名而已,以后还得劳烦公子多多指点才是呢。清兮发现这醉月就喜欢人拍他马屁,顺毛驴。果然顺着他来有奇效。

    哼!知道就好。去把你最好的衣服换上,跟爷一块逛街,可别丢了爷的脸。

    清兮汗颜,这身打扮可是特意早起弄的,竟然还被嫌弃。赶紧灰溜溜地回房。

    片刻后两人在大厅里集合。醉月照常穿得十分妖艳,连百花楼的姑娘都要逊色几分。清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好吧,自己怕是又要被数落了。

    果不出其然,醉月一瞧见清兮,急忙退了好几步,无比嫌弃地说道:这就是你最好的衣服?啧啧啧,就你这样,别说万福楼掌柜的,说你是万福楼的烧火丫头都没人信。竟然连个像样的首饰都没有。接着回头跟一旁的人说道:去跟公子说,今天的开销可都得记公子账上,从头到脚,全都得给新来掌柜的置办新的,就我那点工钱,可是开销不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