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十一章:身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醉月公子真是好眼力,这是我们最新到货的西域天蚕香云衫,精选西域罕见的天蚕丝制作而成,公子可知道这天蚕丝有多难得吗?这衣服全天下就这么一件,绝对不会撞衫。老板娘的一席话让醉月心动不已。

    还是你懂我,越是稀有爷我越喜欢。醉月心里灵光一闪,脸上扬起一抹狡黠的笑。

    话说清兮,在这万福楼,我怎么也算得上你半个师傅吧,你是不是该意思意思呢?醉月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清兮。

    你不会让我给你买这个吧!你看我这样,像有钱人吗?清兮哭笑不得。

    你没有但公子有啊,你今天的开销公子都给你报销,这就当你孝敬你师傅我了。老板娘,把这给我包起来。清兮一下子语塞,额,这,先跟书风公子借的话,他应该不会介意吧。这得自己打多少年工才还得起啊!

    在墙角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一条鲜红色的长裙美得扎眼,即使被扔在角落里也依然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若是在过去,清兮定不会将目光停留在这样一条长裙上,但今时不同往日。清兮仿佛看到自己穿着这条长裙从万福楼长梯上款款走下,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打住打住,你还真想把你打扮成百花楼老妈子的模样啊?醉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不然就我这样,怎么服众怎么担得起万福楼掌柜的头衔。真是近墨者黑,待在醉月身边,连脾气都跟着大了起来。

    你还真以为穿上这衣服就能撑得起整个万福楼?虽然说人靠衣装,但你也得知道自己适合什么。看在你这拜师礼爷很满意的份上,今天就放心把你交给我吧!醉月提着包装好的礼盒,无比自信地往外边走去。

    清兮叹了口气,好吧,看在你把万福楼装点得不错的份上,姑且相信你的眼光。

    进去的第二家店是女装店,清兮想着既然醉月那么自信,那索性让他挑好了。于是一屁股坐在了女装店的雅座上,美滋滋地喝着茶,看醉月在那忙碌。

    醉月公子今天怎么有空来逛啊,我们最近来了好些新款,价格包您满意,照常打八折!老板娘见到醉月急忙迎了上去。哟,公子最近口味换清淡的了?不错嘛,这姑娘是个好苗子。老板娘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清兮意味深长地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醉月瞪了一眼老板娘。

    哦对对对,怎么能在人家姑娘面前说这个呢。醉月公子您放一百个心今个儿都包我身上,保准帮您拿下。老板娘假装拍了拍自己的嘴,连忙接过醉月手里选好的衣服。

    你可别瞎说,我们可不是你想的那样,也可不好这口。这姑娘是我们万福楼新来掌柜的,可得好生伺候。醉月见清兮这么巴适地躺靠在椅子上,便想着给她使点绊子。

    老板娘不敢相信地看了看清兮,再回过头来向醉月确认:您说的是真的?就这么个素得几乎见不着一滴油水的丫头片子,竟然是万福楼新来掌柜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人。醉月眉角冲老板娘扬了扬,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翘着腿嗑瓜子准备看戏。没想到这一幕正巧被清兮看到了。

    你眼睛没事吧?清兮问道。

    额这书风公子从哪挖来的奇葩,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竟然把爷这无比帅气的抛媚眼看成了好吧,既然没法改变就只能接受了,但是公子必须得给自己涨薪。就这么个姑奶奶,不给自己拖后腿就已经不错了,更别说帮忙。

    哦,我懂了,你们!清兮特意将语调扬了三分,再点了点头。你们一定有故事对不对,需不需要我先回避!清兮呵呵呵地笑,笑得醉月直想抽她,笑得老板娘脸都僵掉了,想着八成这醉月和清兮姑娘是一对,可别误会了,万福楼的掌柜的自己可惹不起。

    姑娘您可真是说笑了,我这都一大把年纪了,就算醉月公子看上我,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醉月听了怒瞪了老板娘一眼,吓得老板娘直改口:不对不对,应该是我这都一大把年纪了,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怎么可能看上醉月公子。老板娘说完偷偷瞧了眼醉月,完了,公子不满意。不对不对不对,是我自己几斤几两知道,不敢觊觎公子。您两位贵人就放过小的吧,小本买卖不容易,被吓出病来都没钱医。老板娘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巴掌,真是说多错多。

    见清兮在那偷笑,醉月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想将她一军的,没想到反被将军。猛地抓过老板娘手里的衣服往清兮脸上扔。去把这衣服换了,我瞧瞧。

    清兮朝醉月吐了下舌头,转身进了换衣间。这醉月其实人并不坏,虽然说话不饶人,但也没为难过自己。待在他身边,清兮很放松,笑的时候都多了,就连跟醉月逗逗嘴皮子清兮都觉得挺开心的。

    将衣服换好,清兮出了换衣间。这是一件鹅黄色的长裙,其间用刺绣镶嵌了朵朵白云,布料也很顺滑,清兮很喜欢。大大方方地在醉月面前秀了一把,等着醉月夸自己。

    不行不行,这个颜色你不适合,而且醉月想了想接着说,你穿这个显得很便宜。

    会不会说好话!清兮恨不得将衣服脱了扔他脸上。

    那套青色的,你去试试。

    清兮瞪了醉月一眼,转身进了换衣间。这青色的长衫搭配十分淡的浅绿色打底长裙,清兮也很是喜欢,不得不承认醉月眼光不错。长裙十分修身,露出白皙纤细的颈部和清晰可见的锁骨,一条粉蓝色腰带横腰而过,清兮的好身材一览无遗,宛若从天而降的仙子,让人不敢直视。青色长衫恰到好处地将这遮盖了些许,若隐若现更加迷人。

    这衣裳美是美,可是清兮穿着觉得怪别扭的,在老板娘和醉月的再三催促下,才扭扭捏捏地出了换衣间。

    站好,把嘴给我闭上,微笑!醉月站了起来,十分严肃地冲清兮命令道。就在那一瞬间,一个身影不知不觉间入了醉月了心房,醉月看得出了神。

    美丽清雅,高贵绝俗!姑娘这衣服太适合您了,简直就是为您量身定制的。老板娘愣神了两秒,急忙过去拍清兮马屁,把清兮夸得脸都红了。

    老板娘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我穿这衣服怪别扭的,这腰带能拆下来吗?说着还不自在地扯了扯裙角。

    一张嘴立马破功。醉月捂了捂额头,心里感叹道:即使穿上再美的衣裳也遮掩不了这乡野来的土丫头本性。

    把这几件同色系的都包起来,记我账上。今天累了不逛了,回去!这心里突然冒出来的小脾气让醉月感觉莫名其妙,没了兴致再逛街,索性打道回府。清兮来不及更换衣服,穿着那身新衣紧跟在醉月身后离开了女装店。

    在醉月吵吵闹闹的声音中,两人进了第一家店。这店内东西并不多,但装修得让人一进去就知道价格不菲。清兮心里直打退堂鼓,醉月盯着一件衣服两眼直发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