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十四章:渐入佳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就对了,像咱们给东家办的这事,就得时时小心提着脑袋做事。

    说的这么吓人。话说到底给东家办的什么事啊?我都来了快一个月了,死活不肯告诉我。清兮埋怨地瞪了一眼醉月。

    若我跟你说了你会有生命危险,还想知道吗?醉月突然抬起头看着清兮。他的眼里有清兮读不懂的东西,吓得清兮一个激灵,赶紧摇摇头。

    吓你的,傻丫头。等你把这万福楼都摸透了,自然就知道了。醉月宠溺地摸了摸清兮的头。这一举动被大厅里的客人们看得真真的,引起一片惊呼。万福楼的活招牌和第一美男有故事,谁会不感兴趣。

    清兮赶紧后退了一步,说道:你干什么!那么多人看着呢。

    怕什么,反正男未婚女未嫁的。话说,我这么个才貌双全的绝世美男天天在你身边转悠,你竟然一点都不心动。说道这个话题,醉月一把扔下手里的活,十分认真地朝清兮抛了个眉眼。

    抱歉,没有。清兮这话把醉月伤得可不浅,捂着胸口赖在那死活不肯起来了。

    大哥,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我来这都快一个月了,你什么都还没教我呢。有句话说的好,想要姑娘喜欢你,得先让她崇拜你。赶紧拿出些能让我崇拜的东西来。

    醉月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感情自己帮她做了那么多事情,她一丁点都没记到心里去。

    这是大家的薪资簿,你去整理了,上次说的给人加薪的事还没落实。本来想着等闲了的时候帮你弄,看你这没心没肺的样子,你还是自己弄吧。醉月气呼呼地把头一扭,不再看清兮。

    好吧。清兮拿过扔在柜台上的薪资簿,超级厚的一本,分量还不轻,忍不住瘪了瘪嘴。

    回到房间,清兮躺床上翻来覆去思考怎么弄这个涨薪的事。首先自己初来乍到的,自然不能跟醉月一碗水端平,那么整个万福楼自然有人功劳大,有些人却悄悄偷懒了,因此也不能按同一标准来涨薪。那么该如何订这个标准呢?看来,了解万福楼里每人负责的职责很重要。这涨薪之事看起来容易,其实里边有不少事需要去做啊。

    说干就干,清兮打算先从跑堂的伙计们了解起。衣服打点好,清兮就搬了张凳子坐在二楼的高台上,看下边大家是怎么干活的。

    万福楼一共有12个跑堂的伙计,全是男的。记得听醉月说过,这里边资历最深的要数阿福,他在万福楼当差已经五年了,后来的伙计大多是他的徒弟。那么按在万福楼工作的年份来计算的话,阿福的薪资应该涨得最多。清兮默默拿笔记下了。

    按资历和功劳来计算的话,同一等级的员工得按照功劳多少来确定涨薪幅度。功劳的话,自然得看这个人付出多少了。

    清兮将12个人的名字都写在了本子上,每主动招呼客人一次在名字下边加一分;每得到客人真心微笑点赞一次也能加一分;每给客人上菜一次加一分,每收拾好一个餐桌加一分。这个标准应该非常公平了吧,清兮很满意自己想到的法子。一笔一划地开始计数起来。

    这么一干就是一下午,把大堂里干活的伙计们都看得不好意思了,路过清兮面前时纷纷背过头去。醉月看到眼前的景象百思不得其解,便起身上楼来询问清兮。

    你这是干嘛呀?还让不让伙计们好好干活。醉月背着个手出现在清兮面前。

    呐,你看!清兮喜滋滋将自己一下午的成果递到醉月手上,接着说:按功行赏。

    不错,是有那么点万福楼掌柜的样子了。不过我看你这里边阿福加的分很少啊。

    阿福会不会是因为自己资历深,悄悄偷懒了。清兮困惑地皱了皱眉头。

    其实跑堂看起来简单但也是有很多门路的。比如像阿福,他资历最深,也结识了不少大客户,那些人因为他慕名而来,亲点让他伺候,这个时候,阿福自然就会少出现在你面前了。事实上让一位大客户满意,比哄一堂子人开心要难得多,对万福楼来说益处也要多得多。醉月一本正经地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你肚子里的东西还真不少。你不气了?

    我在认真地教你东西呢,你以为这万福楼是从天而降的吗?醉月抡起手在清兮额头上轻轻敲了下。真想看看这里边装的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是单一凭数据就能知晓一个人的功劳的,还得更加仔细地去观察。清兮说道。

    醉月认可地点了点头。那你继续忙吧,我出去溜达会。

    知道了,醉月工作时间出门溜达,扣一分!清兮故意大声说道。

    你个死丫头,好的不学学坏的!醉月狠狠瞪了一眼清兮,清兮回了个鬼脸。大堂里的人又吃了一嘴满满的狗粮。

    书风在万福楼待的时间并不长,清兮走后单独跟醉月说了会话便离开了。醉月将即将涨薪的消息在万福楼里传扬开来,已经加入万福楼的员工们无不欢声雀跃,而那些没在万福楼里工作的同行们纷纷托人找关系,塞红包什么的,想各种法子拼了命也想进万福楼。偏偏万福楼一个都不收,于是因为涨薪的事情,万福楼又火了一把。

    如今但凡有人到卞城来玩,必定会去万福楼,万福楼已经成了卞城的一大标志建筑。

    在醉月的帮助下,清兮对万福楼的一切越来越熟悉,在醉月面前,清兮不再紧张,两人也逐渐培养出了特有的默契。

    咱们万福楼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样真的好吗?不是有句话叫树大招风。清兮趴在柜台上一边嗑瓜子一边问正忙得焦头烂额的醉月。

    那你可知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醉月头都没抬起来,随便丢了句话给清兮。

    这话没错,可我总觉得越是这样心里越不安。总感觉做了什么亏心事。清兮拿手胡乱把玩着抽屉里的银子。若是在从前,这些银子摆在自己面前,准乐开花,可现在日日都能见到,心里已经激不起半点波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