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十二章: 新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说自己这样做完全没有私心,那就是自欺欺人。

自小就离开爹娘独自一人来到卞城打拼,从什么都没有的街头小混混到如今的醉月,见过太多的人间冷暖,心早就如冰窖一般寒冷,根本不敢奢求在某一刻会出现一个人来温暖自己。

清兮的出现,真真是自己没有意料到的。

    密室里第一次相见时,恨极了这个丫头。

自己爬到这个位置付出了多少努力,而她,却来的那么容易。

但她眸子里的无助和慌乱醉月都看在眼里,像极了当年初到卞城的自己,因而始终没法对她狠心,甚至还想帮她。

这些醉月都能忍受,但她怎么能走进自己的心。

    动了情就会有软肋,这是醉月最不愿看到的,所以即使陪在自己身边的姑娘换了一个又一个,始终没有一个人能留下来。

倘若真的动了情,自己真的无可奈何了,也不愿为她动情。

谁会愿意喜欢一个身上有自己影子的人,而且那个影子,是自己努力抛弃的过去,是那个曾经不堪的自己。

    醉月将自己关在屋内,眼睛一直望着对面的窗。

那扇窗内是清兮的房间,这并不是刻意的安排,是巧合,醉月庆幸有这个巧合。

清兮屋内没有任何动静,她这个时候是该静静,自己也该静静了。

    没有醉月亲临打点,万福楼照常运作着,没有一丝错乱,这是醉月的功劳。

但所有人都知道,万福楼不是个容人撒野的地方,那背后之人,高深莫测,有人猜测是皇亲国戚,也有人猜测是武林中响当当的大人物。

    大约午时三刻,万福楼最空闲的时候,清兮的房间突然有了些声响。

    醉月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对面的窗户。

    清兮一声不发开始捡散落地面的东西,依旧面无表情。

不一会,捡了满满当当一箱子。

铜镜被醉月摔出了裂缝,清兮一不小心将手指划了一道口子。

冷漠地看看那渗出的红色液体,吮吸了一下,接着继续捡地上的东西。

    醉月看着心疼了,也许自己真的太过分了。

    察觉对面有人在看着自己,清兮抬起了头,两人对视了片刻。

她的目光比自己还要冷,这不是清兮,不是清兮原本该有的东西,醉月心揪了起来,恨不得跑过去将清兮摇醒。

醉月的目光多了几分落寞。

    清兮猛地将窗关上了,就好像在她和醉月之间建了一堵永远推不倒的墙。

    接近饭点的时候,万福楼陆陆续续来了些人。

醉月整理了下心情,换了身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准备下楼去看看。

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原本愁眉紧锁的额头舒展开来,笑容也自然而然地挂到了他脸上,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与此同时,清兮也重新梳洗了一番,换上了新衣服,推开房门,款款地向楼下走去。

她脸上挂着的,是醉月从未看到过的笑容。

那衣服是醉月挑选的,意料之中吸引了众人目光。

    阿福,这位是?一位万福楼的常客叫住了阿福,轻声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