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十九章:万福楼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至于阿福,你也别太介意。干我们这行的,刀尖上过日子,虽然可恶,但每个人都有他的不易。

    近年梁国频频受到外敌侵略,边疆的百姓们苦不堪言,而当朝皇帝因年事已高无心与人家硬碰硬便屡屡败退。无可奈何的百姓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任君王身上。朝廷内外为挑选下一任君王的事吵得沸沸扬扬。

    当今太子爷是皇帝的长子,是皇帝还在王府时挚爱发妻所出,因此打出生起便得到皇帝偏爱。虽然一直待在皇后身边,但小小年纪就赐了封号封了府,教养的嬷嬷是万一挑一选出来的,师傅更是深受皇上器重的行知丞相。要知道,行知丞相号称绝不收弟子的,在皇帝和皇后的软磨硬泡下,才勉强答应收太子做关门弟子。

    这太子享有最好的资源,最受皇帝喜爱,因成大气候才是,可偏偏这太子摊上了个贪玩的性子。戏弄嬷嬷玩弄侍女,就连师傅的课也总找借口不去,把行知丞相气的半死,已经数次跟皇帝请求告老还乡,可皇帝又怎会轻易放他走。

    万福楼背后的义王爷乃淑贵妃所出,这淑贵妃出身寒门,娘家没权没势没什么可说的,凡事退让三分才能在宫里保全性命,熬了许多年才熬到如今贵妃的位子。人们说恨子不成钢,偏偏在淑贵妃这,是皇子们恨母妃什么都不争。不过淑贵妃有个争气的肚子,她一共生了三位皇子两位公主,许是因为从小没有得到母妃多少庇护,各个都出息,并且十分团结。义王爷是淑贵妃的长子,皇弟皇妹们唯义王爷马首是瞻。

    于是王公大臣们分成了两派,立长和立贤。

    清兮打小读过不少书籍,三十六计早已背得滚瓜烂熟,自然是分得清立谁为太子更有益于守住这大梁江山。当今太子爷不学无术,凡事都由皇后娘娘为他打点,朝堂为立太子之事争得热火朝天,他却丝毫不为所动。如今外敌蠢蠢欲动,若将江山交到当今太子手上,怕是总有一天会丢了这江山。义王爷更适合做这乱世中的王。

    清兮虽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加入义王爷麾下,也不愿自己的生死牢牢被人握在手心里,但不得不承认,倘若义王爷坐上这皇位,定会为百姓歌颂,或许会成就又一个盛世。

    午睡后,醉月让人来请清兮。待清兮到时,醉月在万福楼密室里已经等了她好一会,前边清兮在午睡,醉月便不忍心将她吵醒。

    见清兮进来,醉月开门见山直接说道:既然你都猜到**分了,那我就不再隐瞒。这万福楼背后的人是义王爷,我们所做之事都是为了王爷的大计。醉月顿了顿接着说:当今太子无能,皇帝已没有多少时日,若没有一个真正能掌控这天下的人来坐镇,必将迎来大乱。而这真正能掌控天下的人,就是我们义王爷。

    这些清兮都认可,便没说什么。

    我们万福楼最重要的任务,便是为义王爷收集和传递信息,这个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太子有皇后母族撑腰,义王爷这些年也笼络了不少身在要职的官员,如今双方势均力敌。任何一方获胜,另一方就得死,我们早已是太子一派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身份稍稍暴露就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只有义王爷胜出,成功登上皇位,我们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这般豁出性命去成就王爷的大计,你可曾想过也许有一天王爷会拔刀相向,毕竟你们,不,是我们,我们知道了他太多秘密。这样的例子历史上并不少见。

    又怎会不怕,但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我也不曾后悔,王爷于我,有知遇之恩。若是没有王爷,也许我仍在市井奔波。醉月不愿提及他的那段过去,眸子里立刻黑暗了几分。

    清兮轻轻拍了拍醉月的肩,说道:至少现在看起来挺不赖。

    嗯。醉月轻声应道。缓了一会,抬起手指向墙面。这墙后边有一座地宫,里边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和数十万日夜艰苦操练的士兵。

    这!清兮不敢相信,起身前去细细端详,并没发现什么机关,也没听到一丝动静。

    这门是从里朝外开的,只有里边的人能出来,外边的人强行进不去。醉月面无表情地说。

    王爷养着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这是要!清兮急忙捂住自己的嘴,这是大不敬,要诛九族的。

    是的,正如你所想。

    这义王爷不仅有勇有谋还胆大包天。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清兮赶紧问道。

    你以为义王爷的手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干净吗?不,这话没错,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做的,义王爷从未亲自动过手。但凡想要往上爬的,都是踩在别人身上一步一个血印子才能爬得上去的。

    我清兮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极快,走这样的一条路,清兮从未想过。

    你也不必害怕,做好你万福楼掌柜的即可,其他的事情都有我们。密室里终日不见阳光,醉月觉得冷便搓了下掌,吓得清兮后退几步。

    你的手?清兮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

    你是想问我的手里到底拽着几条人命吗?醉月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在我们万福楼当差的,多半手里都是干净的。毕竟我们除了传递消息,还得填饱那几十万人的胃。这任务可不轻。清兮松了口气,这样便好,虽然走了条不归路,但至少这条路是干净的。

    王爷让我奖赏你,那场戏不错,为王府招募了不少士兵。

    是吗。清兮无奈地笑了笑。你们都是自愿跟的义王爷吗?

    或多或少都有自愿的成分在吧。有人为了荣华富贵;人有为了被人赏识;有人为了仇恨;有人为了性命。但倘若自己没有那样的意愿,又怎会轻易下水淌这条浑水河呢。就如你,为了离开杨家母女,为了早日找回亲人。

    听了这么许多,清兮的心反而安定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