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四十三章:夜来风雨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姑奶奶,我不会害你的,你能踏踏实实让我扛着不?黑衣人欲哭无泪,速度明显比之前慢了许多。

    不行!清兮被东西堵着嘴说不出话,大声哼唧了两声。

    你平日就不能少吃些吗?黑衣人顿了顿,接着说道:吃成大胖子小心嫁不出去!

    清兮不断用嘴摩擦麻布袋,终于把堵着自己嘴的东西给弄掉了。大喘气两下后大声喊到:本姑奶奶苗条婀娜,亭亭玉立,你竟然说我胖!

    说着清兮隔着布袋伸手去拧那人的胳膊。黑衣人本就累得不行了,被清兮这么一拧,脚下一滑,两人双双滚下屋檐去。

    清兮感觉自己被人抛了出去,急忙大声呼救,就在快要落地的时候,清兮被人环腰抱起,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待清兮回过神来后,急忙去扯裹着自己的布袋。刚把头露出来,星辰那张些许英俊,不,是让人厌恶的脸出现在了清兮面前。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烟花炸开,五彩斑斓。

    卞城的夜与白日里相比安静了许多,即使是万福楼身处的繁华地段,也鲜少有店子在天黑了依旧还热闹非凡的。

    一个黑色的身影潜入了星辰的房间。这一幕被清兮看到了,但无动于衷。自打那日书风公子与星辰谈话后,这样的事情在万福楼便是家常便饭了,清兮早就见怪不怪。

    清兮回到屋内,准备看会书便睡觉。比武招亲已经过去数日了,虽然说是星辰赢了,但是他并没有与清兮商议过往后的事,清兮也懒得去提,于是这事就被搁置了,这也正合清兮的意。

    星辰听见外室有动静,放下书本起身朝外边走去。

    爷!那黑衣人见星辰走了出来,单膝跪地轻喊了一声。

    情况如何。星辰冷冷地问道。

    一切都在爷的掌握之中。那黑衣人站了起来,朝星辰走近了几步,小声说道:比武招亲那日出现的黑衣人和爷猜测的一模一样,都是大夫人那边的人。

    果然我一露出马脚他们就按捺不住了。星辰冷哼一声接着说:东阳关在哪里?

    离这不远一家客栈的地下室。那黑衣人说道。

    走,带我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自窗子一跃而出,消失在夜幕中。星辰房间依旧烛火通明,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一会,星辰房间走进了一个人,是阿福。只见他在星辰房间四处看了看,熄了烛火便出去了。阿福做了一辈子粗人,做不来蹑手蹑脚的事,在关上星辰房间时不小心弄出了声响,而这声响不凑巧被清兮听到了。

    清兮不愿去管这些事,心想,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反正无论是星辰还是阿福,都与自己无关。

    东阳被吊在木架上已经好些日子了,被血液浸湿的深色衣服早就干了大半,黏糊糊地粘在伤口上。

    借着地下室微弱的烛光,星辰走了进去。

    你们这般对我,大夫人,大夫人不会放过你们的!东阳龟裂的双唇艰难地吐出了句话,扯到了唇上的裂缝,生生扯出血来。东阳恶狠狠地看着星辰,抿了抿唇,吐了口鲜红色的液体。

    我平日待你不薄。星辰说着吹了吹椅子上的灰层,坐了上去。

    给他水。星辰看了眼东阳说道。

    东阳性子也是十分烈,咬住嘴唇一口也不肯喝。

    给我灌进去!星辰不耐烦地命令道。

    黑衣人用手挤东阳的脸,强逼他开了口,大半碗水就这样灌了进去。虽然东阳骨子硬气,但也熬不住多日滴水不进,想再喝一些时,星辰一把将碗夺了去。

    若想有活路,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星辰摇晃着手里的那碗水,淡淡地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若都吐了出来,你就会杀我灭口!东阳心里明白得很。

    看来这些天你吃的苦还不够。星辰拂袖离开了地下室。

    要杀要剐随便,你想要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东阳看着星辰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

    出了地下室,星辰想沿街随便走走,便漫无目的地随便晃悠。

    爷,若东阳开口,您会留他在您身边吗?黑衣人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