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四十四章:星辰告白招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我为何不一石二鸟?星辰抿了抿茶,接着说道:像你这样姿色的女子百花楼多的是,如若我不中意你,又岂会这般大费周章。

    呵呵,我虽读书少,但也别把我当傻子。清兮冷哼几声:你若真中意我,为何要左拥右抱带那两位姑娘来找我认亲。

    我若说她们都只是逢场作戏的,你信吗?

    清兮鄙视地瞪着星辰:女人于你而言就是玩物吗?你最好离我远远的,否则定要你后悔。并且,我要你传出消息去,告诉所有人我们解除婚约!

    我费尽心思设计的一场戏,我满意,你们书风公子也甚是喜欢,单凭你说解除就能解除的吗?

    清兮心想,这星辰果然是个渣男。你要玩,那我便陪你玩好了,到时休要怪我心狠手辣。

    就在这时,清兮的房门被人推开了。是醉月。

    公子、清兮姑娘真是好雅兴,大中午的,紧闭房门在里边斗嘴玩呢?醉月打趣着清兮和星辰。

    若是往日,清兮定会跑到醉月身后,让醉月护着自己。而如今,清兮仿佛心凉了般,淡淡地看了眼醉月,便去了里屋。

    是你亲手将我推开的,还送给了别人。不管你的初衷是不是为我好,我都不会再原谅你。

    突然这么大一张脸凑过来,并且离清兮那么近,清兮下意识一巴掌挥了过去,结结实实地拍在了星辰脸上。

    星辰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清兮,狠狠说道:你这女人不知好歹!

    清兮回过神一看,原来是自己那个所谓的师傅兼未婚夫。

    爷!见星辰结结实实吃了清兮一巴掌,黑衣人急忙走了过来。星辰抬起手挥了挥,示意没事。

    哟,我这师傅年纪不小,却还随身带着个保姆。清兮讽刺着说道。

    也不知那黑衣人从哪找来的麻布袋子,里边一股发霉的味道,弄得清兮全身脏兮兮的。清兮气呼呼地从麻布袋子里爬出来,狠狠瞪了眼星辰,就往湖边走去。

    湖边火红的灯笼随风摇曳,在湖水里倒映出一道道鲜红的波纹,与天上的烟火在湖水里共绘出一副绚烂的画卷。

    与对岸的人们指着天上的烟火欢声雀跃相比,这边冷清凄凉了不少。清兮哪有心情去赏灯看烟火,一身霉臭味不说,一路这么过来,头发早就被弄得乱糟糟的,衣服也皱了不少。走在黑灯瞎火的路上,说清兮是沿街要饭的估计都有人相信。

    都怪你!清兮恶狠狠地冲星辰说道。

    星辰何许人也,往日里经常流连百花楼,什么美人没见过。见清兮这副狼狈的样子,星辰捧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惹得黑衣人直咳嗽提醒星辰注意形象。

    借着水中的倒影,清兮将发簪都解了下来,简单将长发绑了个利落的马尾,这才呼了口气,否则都没脸走在街上。可即使头发弄好了,身上也还是一股难闻的味道,想到这清兮就一肚子气。见星辰笑成那样,清兮抬起脚,使出全身劲伺候了过去。

    星辰自然不会乖乖吃她这一脚,连连后退。清兮几次扑空,最后没站稳,摔在了泥堆上。这下好了,原本身上只是有难闻的味道,现在满身泥土。

    啊,我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人啊!清兮气得索性坐在泥堆里,大声喊了出来。这口气若一直憋着非把清兮气坏了不可。

    清兮懒得搭理星辰,气呼呼地往万福楼方向走去,专选那种人少的巷子走。

    我说,也没必要这样吧?星辰不愿往刀口上撞,见清兮气鼓鼓地样子,无可奈何地跟在清兮身后。

    你像我这样弄一身臭味试试!清兮头都没回。

    到万福楼的时候,大家都睡了,清兮一个人烧水洗头洗澡,折腾到后半夜。最后趴在桌上睡着了。

    这夜,星辰也睡不着,在房间里透过窗看清兮一个人在那忙碌。

    万福楼虽装修得极为豪华,但洗澡水依然需要在一楼烧好再提上楼去。清兮不让任何人搭把手,生着闷气咬着牙自己一遍一遍往上提。星辰知道她性子倔强,却不知道她竟能倔强到这个地步。想到这,星辰不由得多心疼清兮几分。

    星辰见清兮房间没了动静,慢慢推开了清兮的房门。她趴在桌上睡着了。

    清兮的长发如黑色瀑布般从身侧垂了下来,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在夜里这滴水声格外清晰,每一声都敲在星辰心里。许是这睡姿很不舒服,清兮翻了个身又沉沉地睡着了。

    星辰从床上拿了张薄毯盖在清兮身上,坐在清兮身旁打量起清兮来。烛光将她的五官勾勒得极好,薄唇微抿,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在做着个欢快的梦。屋子里还有淡淡的水汽和沐浴皂角的清香,心不由得沉浸到了清兮这淡淡的微笑里。不知道她的梦里会不会有自己。

    第二日,清兮醒来时已经快正午了。

    刚睁眼星辰的脸就出现在清兮面前,生生将清兮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星辰被清兮弄出的声响给吓醒了,揉了揉眼,缓缓站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