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二十七章:掌柜的架势(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待会再说。清兮依旧没抬起头来。

    我看你是忙傻了吧!醉月拿手猛地敲了下清兮的头。见过认真的,没见过你这样认真的。这些事再打紧也没身体打紧啊。

    我马上就弄完了,你别吵我。清兮埋怨地抬起头瞪了一眼醉月,又埋下了头。

    快随我吃饭去。醉月一把拽住了清兮的手就往后厨引。

    我不去,马上就弄好了,你放开我。清兮用力挣扎起来。

    不听话是吧,让你不听话。醉月咬牙,一把将清兮横腰抱起。你若再闹腾,休怪我亲你。醉月嘴角一弯,坏笑了两声,随即进了后厨。

    万福楼大堂里大家看得目瞪口呆。卞城虽然民风开放,但这么当众搂抱的事情,大家还是第一次看到。

    大堂角落里,一顶黑色的帽子下,露出了一双犀利的眼睛。这眼睛冷冷地看着大堂里发生的一切,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尽收他眼底。就在醉月将清兮抱起的那一瞬间,他差些站了起来,但旁人拉住了他的衣角,咬了咬唇又坐了回去。

    公子只让我们远远看着,不宜暴露。与他同行的那人说道。

    后厨里,清兮赌气不搭理醉月,醉月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就抱了你一下嘛,有必要这么生气?

    什么叫就抱了一下。我们若有什么你抱了也就抱了,可是我们什么也没有,况且我清兮顿了一下,没说出来。

    况且什么?醉月问道。

    公子,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人家清兮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你这说抱就抱的,让清兮以后怎么嫁人。阿香打趣道。

    若是没人要我就要了呗。大伙一听全跟着起哄,后厨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正午正是万福楼最忙的时候,你们瞎起什么哄。你给我打住!清兮生气了,指着醉月大声说道。

    正因为忙,所以需要给大家放松一下啊。醉月笑着摊了摊手。

    谁跟你开玩笑。你给我出来!清兮气得小脸通红,扭头出了后厨。

    难得我这么正经干一件事,你就非要拆我的台吗?

    我怎么拆你台了,我那不是心疼你嘛,看你忙了一上午了,让你休息会怎么就是拆你台了。醉月一头雾水。真不知道你们女人都想的什么。

    我,我清兮一下子语塞。不跟你说了,今天没吃药,脾气大得很,别惹我!说完便离开了。

    清兮她今天怎么了?醉月向阿香问道。

    我猜可能是来号了。阿香摊手,继续做自己的芙蓉红豆糕去了。

    今天忙得都晕头转向了,清兮一个人跑到楼顶上吹风。其实并非醉月不可以,只是自己不想那么早去谈论这个事。很羡慕芊芊有娘疼,有一个家。和爹娘走散已经好几个月了,久到都快忘了有爹娘疼是什么滋味。从一个人不知所措到逼着自己坚强,这里边的心路没人知晓,清兮不想这么快接受一段感情,不想打破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坚强。

    芊芊虽嫁了人,但不愿每日在赵府和婆婆大眼瞪小眼,便计划日后照旧来万福楼。不过因为赵华烨的爹还病着,芊芊便只能将来万福楼工作的事延后了。也因为少了个人手,清兮一下子忙了许多。

    得了醉月特允,清兮带人开始收拾万福楼外的那片小空地。虽说是搭个简单的台子,但是总归是打着万福楼招牌的,不能太草率了。若是来买的人多了,这糕点储存,制作都是问题。思考周全再动手,省得后边再返工。

    考虑再三后,清兮脑子里已经有了清晰的画面。

    来来,在这弄张大长台子,要足够两人站的长度。你看,从这块砖到这块砖。清兮站在小空地上指挥着。

    就在这时,三辆马车拖了满满三大车的荷叶停在了万福楼门前。

    这车怎么停这了,都走后门。这些荷叶卸下来得不少时间,客人们进出不便可就不好了。清兮想了想接着说道:三七,准备几个大水缸,把这些荷叶都泡进去,保证荷叶的新鲜度。楼顶的平台让人收拾了,方便晒荷叶。

    一大早,清兮忙得不亦乐乎。

    阿香,你的芙蓉红豆糕准备得怎么样了?下午我们试试手,争取一发即中!最重要的芙蓉红豆糕可不能忽略,想到这清兮赶紧去后厨督促了番。

    好的。这芙蓉红豆糕只有阿香一人会做,即使清兮全程参与了选购材料,也依然不知分毫。只见阿香忙得直打转,额头上溢出了些细汗。这些清兮心里默默记下了,得招个人给阿香打下手才行。

    这事看起来简单,只是在万福楼前加个卖糕点的摊位,可实际操作起来竟然有那么多事。几个时辰下来,清兮都没空歇会。

    你赶紧坐下来歇会吧,你不累我看着都累了。清兮路过醉月面前时被醉月一把拉住了,强行被拉到前台后边休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