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上河梁:第二十九章:掌柜的架势(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快去,以后清兮姑娘的话就是我的话。

    是!说完大家便退下了。

    清兮和醉月将那醉酒公子安置在客房里让人看着,便出去了。

    这万福楼什么皇亲国戚没见过,若不是皇帝的亲生儿子来,都得给这万福楼几分面子。这醉酒男子绑了也就绑了,哪怕是他老子来都得赔礼道歉。

    黑衣男子离开万福楼后找了家僻静巷子深处的客栈住下了。

    今天这么招摇,可有被人注意到?他冲身边的人问道。

    刚刚回来时并没有人跟过来,不过照如今的形式看怕是已经被人注意到了。

    黑衣男子在窗前站了一会,说道:明日我便启程回去,你暂且一个人应付着。我会让公子尽早派人来接应你的。

    无碍。不过,这清兮姑娘公子有必要这么上心吗?据我所知,她跟那万福楼的管家不清不楚的,况且她连我们公子姓甚名谁,甚至连公子的长相怕是都记不得。

    公子吩咐的事情,我们只管办好就是了。黑衣男子依然铁青着脸。

    这话是没错,但是如果公子与那梁国太子为伍的话,这清兮姑娘可就是咱们敌对方的人了。真不知道公子怎么想的。

    公子自有他的打算。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窗前飞过。黑衣男子一掌将窗击开起身追了出去。

    那黑影人轻功极好,不一会就将黑衣男子远远甩在了身后。两人未曾交手,很显然那黑影人并不想多停下动作,八成是来探听消息的。不一会,黑影人便消失在密林里。

    过了一会黑衣男子的同伴才跟了上来。

    怎么样?他气喘吁吁地问道。

    跟丢了,未曾交手,那人轻功极好。黑衣人冷冷地说道。

    又是个轻功很好的人。

    怕是来偷听的,不知姑娘的事那人听到了多少,若是将公子的事泄露了,恐怕姑娘会有危险。

    都怪我大嘴巴,说什么不好,偏偏说这个。这男子恼怒地抽了自己一耳光。

    就在这时,黑影人偷偷潜入了王府,将刚刚听到的事情逐一汇报给了义王爷。

    义王爷笑了笑说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让醉月好生看好那姑娘,别让人跑了。到底是怎样的奇女子,竟然能得到他的芳心。

    芙蓉红豆糕试卖效果非常好,吃过的人没一个不说好吃。见小摊上大家抢疯了,楼里的客人也跟着嘴馋。

    醉月本想让阿香加急做些出来,但清兮坚持不让,说是钓足大家胃口这芙蓉红豆糕才更能让人记住。醉月听了不由得在心里夸赞起清兮来。

    晚上清兮和醉月一起在醉月房里记账。算下来清兮他们忙活了一下午赚的钱仅相当于楼里三桌人吃饭所赚的。

    醉月得意地看着清兮说道:看吧,这么费劲还赚得不多,要不放弃算了。

    绝不!你等着,迟早有一天会让你刮目相看的。清兮拍拍手,将账本往醉月面前一扔,便起身准备回自己房间。就在这时,清兮的手被醉月一把拉住了。

    你要干什么?清兮警惕地看了看醉月。

    这慢慢长夜实在是难熬,不如留下来陪我。醉月故作深情地看着清兮,还送了两把秋波,把清兮看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清兮拾起桌上的账本往醉月身上猛地一拍,趁醉月不注意赶紧仓皇逃走。

    从醉月房里出来,清兮小心脏砰砰砰直跳,说好不心动的,可不能破功了。清兮摇了摇头,便准备回房。

    就在这时,大堂里传来一阵吵闹声,醉月也被这吵闹声给惊到了,从屋里跑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秒,一齐匆匆向楼下走去。

    让开!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大堂角落里的黑衣男子竟然来到了大堂中央,还成了这事件的主角之一。

    他帽檐压得很低,脸色铁青,右手握紧了手里的长剑,青筋凸起。很显然他并不愿意这样张扬。但事件的另一男主角不依不饶,并不打算让这件事情草草了之,一副非要讨个说法的样子。

    敢在万福楼里闹事的人定是不简单。万福楼里除了醉月、阿福他们这些与王府有很深关系的人才有些手段和靠山,像阿香、三七这样的大多数人,平时也就只是负责打点万福楼的一些琐事,身家清白得很。真遇上事情,只能是醉月、阿福他们处理,可偏偏这两天阿福有事出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